当前位置:主页 > 汽车 >

嘉庆朝实录卷之五十九

时间:2017-12-04 16:21 来源:网络整理

  监修总裁官经筵日讲起居注官太子太傅武英殿大学士文渊阁领阁事稽察钦奉上谕事件处管理工部事务翰林院掌院学士随带加二级寻常加四级

  臣曹振镛总裁官太子太保文渊阁大学士管理刑部事务加五级臣戴均元经筵日讲起居注官太子少保内大臣文渊阁提举阁事稽察钦奉上谕事件处协办大学士户部尚书翰林院掌院学士教习庶吉士总管内务府大臣镶黄旗满洲都统步军统领管理户部三库奉宸苑清漪园等处总理工程处御茶膳房御药房太医院西洋堂事务军功加三级随带加二级寻常加十三级纪录二十一次臣英和经筵讲官太子太保礼部尚书上书房行走武英殿总裁管理国子监事务加六级随带加二级纪录四次臣汪廷珍等奉敕修

  嘉庆五年。庚申。二月。甲申朔。遣官祭先医之神。

  ○谕内阁、勒保前在云贵总督任内。剿办狆苗。蒇功完善。蒙皇考锡封侯爵。嗣调任四川。剿办教匪。因擒获起事首逆王三槐。复蒙皇考殊恩。晋封公爵。上年朕亲政之初。即授勒保为经略。畀以事权。冀其上紧办贼。迅速奏功。乃勒保自任经略以后。惟知安坐达州。从未带兵与贼接仗。仅将各路打仗情形。汇奏塞责毫无调度。以致贼匪日久稽诛。是以将勒保革职拏问。解京审讯。勒保惟认迁延贻误之罪。无可置辩。经军机大臣会同刑部。遵朕前旨。拟以斩候。但念勒保前此办理狆苗。尚为妥速。至今黔省苗民宁贴。其功实不可泯。即在川省办理教匪。曾擒首逆王三槐。且其任经略时。各路亦曾频获首犯。虽非勒保带兵擒捕。究系伊所派调。其罪止于安坐军营一节。竟似带兵打仗。非伊分内之事。而各路剿贼处所。又未能相度机宜。随时策应。实属大负委任。然朕权冲功罪。务在持平。勒保尚可功罪相抵。伊在任亦尚无营私等事。著加恩释放。赏给蓝翎侍卫。带兵赎罪。本应令伊自备资斧前往。但恐行走迟滞。著加恩准其驰驿。迅即起程。前往经略额勒登保军营。面商应赴何处剿贼。即行带兵协剿。伊现系领队之员。自当以打仗杀贼为事。若能将贼匪痛加歼戮。或更有立功之处。朕必加以恩擢。勒保惟应倍加奋勉。不但可赎前罪。并可盖伊父温福之愆。傥再不知感励。仍前玩误。即当于军营正法示众。不能屡邀宽贷矣。

  ○谕军机大臣等、魁伦自接办额勒登保军务后。辄因檄调兵勇。支给盐粮。料理衣履。直至初八日方自达州起程。以致贼匪由垫江南窜。魁伦始向合州一带迎截。今合州之贼。尚未移动。另有贼一股。窜至定远之石板沱地方。抢渡嘉陵江西岸。共计不下万人。骑马者并有千人。是贼势甚为鸱张。可见嘉陵江西。戒备空虚。毫无防范。魁伦所办。荒唐错谬。大负委任。本应革职治罪。姑念其平日居心颇直办事尚能认真。暂从宽拔去花翎。革职留任。因现在带兵。观瞻所系。著仍留顶带。以观后效。现在魁伦由邻水进剿。务须晓谕民人。协力堵御。魁伦惟当将此股窜匪。即在川西定远一带。悉数歼除。即使力有不敷。亦应将贼匪逼回川东川北。并力合击。断不可使之窜往西南。扰及重庆及成都省城。方为妥善。将此谕令知之。

  ○又谕、川省迤西。现经贼匪阑入情形甚为著重。著额勒登保悉心筹画。或于甘境现带官兵内。派出一枝。令镇将大员带领于阶、文、一带。取道赴川。以遏贼匪窥伺成都之路。那彦成驰赴两当一带。务须奋迅剿贼。若才力实有不能。不妨速行陈奏、切勿贪功儌幸。致负委任。将此传谕知之。

  ○以贼匪扰及川西。命德楞泰、带兵由广元、昭化、前赴川西。会同魁伦、相机剿办。

  ○乙酉。遣官祭关帝庙。

  ○谕内阁、朕恭阅高宗纯皇帝实录。内恭载世宗宪皇帝谕旨。武弁中熟习水性之人。甚为难得。著通行传谕、若系水师中为平常之员。而长于陆路者。准其调补陆路。若系长于水师之员。则应留于水师题补。不可因陆路一时需人。轻为改易。以致用违其长。皇祖圣谕煌煌。复蒙我皇考重申垂训。诚以水师之用。原与陆路迥殊。必得熟习水性者。方能履险如夷。知所趋避。若将水师得力之员。调赴陆路。不特舍其所长。用其所短。而洋面舟师。骤易生手。于巡防无益。关系甚重。现在各省海洋。每有缉捕之事。更须练习水军。以裨实用。著各该督抚提镇等、于所属武弁。详加体察。若果通晓水师者。不得轻调陆路。使之专心练习。即朕擢用提镇大员。亦必核其本系水师陆路。分别简任。庶收随材器使之效。

  ○谕军机大臣等、新宁贼匪本系额勒登保追击。因带兵赴甘。致贼由梁山扰及合州。实额勒登保冒昧轻举之咎广兴据实直陈。系为军务起见。所奏尚是。此时成都、顺庆等处。甚为紧要。广兴令许文谟前赴顺庆策应。所办亦是。但达州为存贮粮饷重地。当实力严防。所有川省各处军营。须源源运送。若稍有缺乏。惟广兴是问。将此谕令知之。

  ○又谕、川西情形。急需兵力接济。著常明即挑精兵三千名。派素经行阵之镇将带领。速赴魁伦军营。听候调遣。该省与川界毗连。不特川省得此生兵之力。足资剿办。并可遏贼匪东窜黔省之路。现在书麟在缅宁剿办猓匪。常明不必等候回覆。致有延误。并著常明再豫备精兵二三千。以备续调。

  ○又谕、前倭什布奏、陕西平利之贼。窜至竹山、竹溪、约有五千余名。今据弘丰奏称。探闻贼匪一二千名东窜。续被官兵击退。若贼匪果有数千。似非倭什布数百名兵勇所能剿退。所奏甚为得要。今弘丰既已挑备兵丁器械。竟当带赴襄阳一带。声称带兵数千。为倭什布遥壮声势。并可镇定人心。若贼匪尚在楚境。弘丰当直抵竹山竹溪堵剿。但弘丰素未经历行阵。不必亲冒矢石。惟当督兵截剿。并沿途管束兵丁。勿令滋扰闾阎。官兵行走。本有应得口粮。如有不遵约束者。严行治罪。勿稍姑息。将此谕令知之。

  ○又谕、贵德番众。见大兵压境。即畏惧投诚。自应网开一面。许其自新。台费荫等谕令出具甘结。并退出抢去牲畜。交还蒙古属下人户。所办皆是。此时台费荫等移兵前赴循化。查办该厅野番。如该处番贼。亦能畏威慑服。兵事便可完结。但野番犷悍性成。虽均知改悔。难保其不仍蹈故辙。必须蒙古王公等振作自卫。方可绝其觊觎之心。著台费荫等、传谕蒙古王公扎萨克等、现在远赴边界。剿办番贼。皆为尔等劳师糜饷。今野番既将抢去人户牲畜全数交还。尔等必当湔除从前委靡积习。力加振作。于所设卡伦严为守御。不可稍有疎懈。并当体恤属下。使之各饶生计。方不至再向外番勾结滋事。如仍怯懦推诿。不查不能再为调兵办理并将伊等治罪。如此剀切晓谕。庶蒙古王公扎萨克、各知振作自卫。不致为野番滋扰。

  ○大学士庆桂等议覆、给事中恩治条奏内务府管理六库各官、令总管大臣保举等语。查内务府六库。存贮钱粮缎疋。及内廷需用什物。均关紧要。若仅由总管大臣派员管理。恐启夤缘请托等毙。除六库郎中。向系拣选引见。仍照旧例外。其三库郎中。六库员外郎等官。向不带领引见。今请照该给事中所奏、嗣后遇有缺出。均由内务府总管大臣于七司三院郎中员外郎内。保举数员。带领引见。恭候钦定。仍于三年期满更换。以昭慎重。从之。

  ○命明亮自湖北驰赴四川军营。带兵剿贼。

  ○革敖汉郡王德沁扎萨克、仍留郡王爵。

  ○奉恩将军景熿、因病乞休。以其子禄吉、袭职。

  ○以抢获洋匪功。赏广东左翼镇总兵官黄标、碣石镇总兵官钱梦虎、花翎。

  ○上以祭社稷坛。自是日始。斋戒三日。

  ○丁亥。祭先师孔子。遣大学士庆桂行礼。

  ○谕内阁、铁保奏、调剂浙江旗丁运务。与江南情形相同。请将浙省例徵漕费钱文。及舂耗米三斗内。酌拨六升给丁。又各丁应领本色行月米石。亦请令州县照依市价讥卖折给各丁。所有该丁积欠库项三万九千四百余两。酌分六年归款。即从本年冬运起扣。并请回空船只。于例带土宜六十石外。照重运之例多带土宜二十四石等语。江安二省帮丁。经铁保会同费淳。奏请将分给州县银米内。划出给丁。并将行月米石。按照市价。交州县折银给丁。已批依议速行。所有浙江旗丁酌拨漕费钱文。舂耗米石。及应领本色行月米。令州县照市价变卖折给。均照江安二省一体办理。以为济运之资。至帮丁从前借拨行月食米。亦著照该漕督所请。酌分六年。扣归款项。以纾丁力。其回空丁船。于例带土宜外。并著加恩照重运之例。准其多带土宜二十四石。俾丁力益臻充裕。

  ○又谕、铁保奏、漕船经过地方。向有无赖棍徒。勾串水手。勤加身工银两。甚至打船滋事。请严饬地方官查办等语。此等棍徒。勾串漕船水手。沿途滋事。皆缘漕船经过之文武地方官因循姑息。兵役废弛。即有滋事之案。又复任意弥缝。化大为小。以至肆无忌惮。现当漕务肃清之除。不可不严行稽察。著沿途文武地方官。于漕船经过时。即多派兵役。认真查拏。务令棍徒知所畏惧。豫为敛迹。傥此后仍行疎纵。致棍徒水手。再有勾串滋事之处。著漕运总督。即将该处文武地方官严参治罪。决不宽贷。

  ○谕军机大臣等、徽县、两当、大股贼匪。渡过渭河。至陇州、清水、秦安、境内滋扰。那彦成由宝鸡出栈。赶赴陇州、清水、乘贼匪屯聚陇山镇地方。痛加歼戮。傥从后尾追。下能得此胜仗。可见行军之道。总在察探贼匪奔窜之路。豫为迎击。此时贼已分窜西和。礼县等处。那彦成于秦陇一带。截住窜往东北之路。而额勒登保。由褒城入栈。正可会合夹击。至那彦成既与经略额勒登保。同在甘省办贼。自应受其节制。今那彦成自行恳请。并称和衷协力。所见甚是。前次军营参赞。原有二员。明亮之缺。将那彦成补授。所有钦差大臣关防。著移交经略额勒登保收存。俟大功告竣。与从前经略印信。一并缴进。又本日刑部核拟湖北武童阮安国控案。伊于从前教匪滋事时。随营效力。曾经总兵赏给行营把总。又经游击加赏千总。勒保未经准行。所办尚是。国家名器。岂伊等所得擅行滥赏。嗣后各路军营。遇有出力兵勇。惟经略及参赞。得以酌量赏给顶带。仍行随时具奏、其余带兵各员。不得擅自赏给。以杜冒功滥赏之渐。将此传谕知之。

  ○以攻克陇山镇贼匪功。赏副都统扎克塔尔、巴图鲁名号。余赏赉有差。

  ○戊子。祭大社大稷。上亲诣行礼。

  ○谕内阁、上年因川省参奏部发银两。库平俱有短少。当经降旨将银库郎中诚安等革职。严加究讯。嗣据审明实系库平足兑。并传询承领及监放各员。俱称抽兑足数。并无短缺。而现在川省节次收到部饷。亦据奏平兑俱有长出银两。其各省解川饷项。亦系有赢无绌。即云现在部臣。管理三库事务。认真整顿。俱按照库平足兑。岂各省亦同时顿除积习。毫无短缺耶。可见前此川省所奏短平一事。总由经手局员藉端侵扣。且外省平法。比之部平较小。其收兑银两本有多余。该局员等不但不将长出银两。据实呈明。并任意花消。结交馈送。如胡齐仑之营私侵冒。皆所不免。及至银数亏缺。率以库平短少藉口。殊非事理之平。诚安等办理不善。原难辞咎。罢斥亦所应得。但念其俱系满洲世仆。年力强壮。既讯无情毙。未便令其废弃。原任郎中诚安。原任员外景禄、格图肯、俱著加恩赏给七品笔帖式。原任司库洋安泰、著加恩赏给九品笔帖式。各在原衙门行走。遇缺即补。

  ○又谕、富纲前任云贵总督时。不知洁己奉公。声名本属平常。嗣于漕运总督任内。恣意贪要藉应缴赔项为名。向各粮道及卫弁等索取银两至数万之多。是以降旨将富纲革职拏问。交书麟审办。兹据书麟奏、审明富纲在漕督任内。种种婪索情节。已经富纲供认不讳。按律拟以绞决。请旨即行正法。富纲身为大员。簠簋不饬。所得赃银。多至数万。且上年冬闲。伊在缅宁时。又将接到廷寄书麟谕旨。擅自拆看。其获罪尤重。即照书麟所拟罪名予以绞决。实属罪所应得。但念其续任云贵总督时。尚知检束。而剿办猓黑一事。督率将弁。奋勇搜捕。亦有微劳。因于法无可贷之中。宽其一线。富纲、著改为绞监候秋后处决。富纲已押解起程。到京时著交刑部监禁。

  ○谕军机大臣等、徽县两当窜匪。业经那彦成绕道迎击。得有胜仗。松筠饬王文雄等移师沔县。遏其东窜江北之路。所办俱好。现在军情。湖北甚为紧要。松筠于迎晤长麟后。即驰赴竹山。竹溪。等处。堵剿兼施。以期肃清楚境。或即将庆溥所带之兵。酌拨数百名。或千名令该镇随同前往。傥庆溥难以分身。另派将弁带兵、亦可。至倭什布在湖北日久。松筠到后倭什布应将一切事宜。会同商酌。俟松筠得有端绪。再行起程。长麟、著即驰赴汉中。以便松筠速赴楚省。其陕省石泉平利等于贼匪。著长麟督饬剿办。将此谕令知之。

  ○又谕、朕闻通州北坝等处。奸胥蠹役。积惯盘剥。旗丁交米。费用甚大。有钱者先兑。无钱者留难。吹求米色。抛撒升合。种种积毙。实堪痛恨。现在厘剔漕毙。州县自不敢浮收。而旗下叠经调剂挽运裕如。傥到通后仍有问旗丁勒索之事是漕毙仍未能肃清。达庆、邹炳泰、操守尚属可信。恐吏胥等积惯舞毙。或查察稍疎。仍思乘闲婪索。转瞬新漕抵通。朕必钦派大臣侍卫等、前往稽查密访。傥有毙端。惟达庆邹炳泰是问。将此谕令知之。

  ○又谕、康基田堵筑邵家坝漫工。于堵合后复因冻土不能坚实。致有渗漏过水。节经降旨谕令实力妥办。乃督办已久。未能堵合。现据奏口门仅宽三丈。又因正月二十七日。料船失火。直撞大坝。将料物悉行延烧。被毁之船。冲至西坝。该处坝身秸檾。悉行焚毁。近地料物。业已收买净尽须俟新秸登场。再行兴筑。是康基田疎防玩误不胜河督之任。业将康基田革职留工效力赎罪。并将焚毁料物等项。著康基田分赔十分之五。余著工员分股摊赔。吴璥调任江南河道总督。著即前赴新任。向来河工员弁。往往于无事时故将堤工偷挖穿漏。生出新工。以为开销侵冒地步。此次料船失火。安知非存料亏缺。工员恐被查出获罪。私行放火延烧。以为掩饰规避之计。康基田为其所愚。均未可定。吴璥到彼。务须严查。如有前项情毙。即行据实严参。毋得徇隐。将此谕令知之。

  ○以河南布政使王秉韬、为河东河道总督。调陕西布政使马慧裕、为河南布政使。广西布政使台斐音、为陕西布政使。以山西按察使李舟、为广西布政使。甘肃安肃道瑺亨、为山西按察使。调云南按察使公峨、为广西按察使。广西按察使杨长桂、为云南按察使。

  ○己丑。上至静安庄孝淑皇后殡宫奠酒。

  ○谕军机大臣等、额勒登保奏岷州、阶州、有分股贼匪窜入。现在德楞泰已抵秦州。距岷阶不远。而阶文一路。由白水江前赴成都。较为捷近。著德楞泰、驰赴岷阶。相机办理。如此股贼匪未能克期办竣。现在吉兰泰、广厚、杨揆等、俱在甘境剿贼。何人较近。德楞泰即可酌调。交伊剿办。德楞泰即取道速赴川西截剿。

  ○又谕、魁伦本日奏报、仅行抵顺庆。而贼匪已在蓬溪滋扰。并未紧蹑贼纵。办理甚为迟缓。著传旨严行申饬。据奏蓬溪赴省之路。有潼河一道。可以堵贼西窜。已经先福。派兵赴太和镇防堵。魁伦一路。现有朱财斗、百祥、阿哈保。而七十五亦统兵自东而西。务当趁贼匪在蓬溪屯聚之时。并力剿净。否则总须逼贼折回川北川东。断不可令其直向西南奔窜。现在川省贼匪。俱责成魁伦一手剿办。将此传谕知之。

  ○又谕、台布舍石泉大股窜匪。转赴商州。竟择一无贼处所驻劄。大有永保大山岔之故态。慎之。此股石泉窜匪。已由汉阴窜至安康、镇安。台布既到商州。如察看地方安静。务须速赴镇安。将窜匪探踪截剿。不可再缓。将此传谕知之。

  ○又谕、现在南河料物。猝难购办。因思河东现在无事。料物自必充裕。全保现署东河印务。著传谕全保。将河东料物。迅速分拨南河。协济要工。俾漫口得以及时修筑。

  ○以广西宁远协副将汪启、为甘肃宁夏镇总兵官。

  ○免四川被贼滋扰之巫山、云阳、开、万、大宁、忠、梁山、江北、巴州、苍溪、阆中、广元、通江、昭化、南江、营山、广安、渠、岳池、仪陇、大竹、邻水、合、定远、南充、垫江、蓬溪、二十七厅州县、本年额赋。缓徵石砫、剑、巴县、璧山、西充、遂宁、盐宁、平武、长寿、涪南郑、蓬、酆都、射洪、十四州县营、并南坪巡检所属本年额赋。

  ○庚寅。孝淑皇后三周忌辰。命皇次子旻宁诣殡宫行礼。

  ○谕内阁、庆成前在安南带兵。曾经著有劳绩。嗣于湖北剿办教匪。得受重伤。回京后伊又自请前往军营。是以上年令其前赴陕省带兵剿贼。而庆成到陕后。随同明亮等剿办张汉潮一股贼匪。观望迟延。不能迅速办竣。因降旨将庆成一并革职拏问。交松筠审办。拟以斩候。经朕加恩将庆成改发伊犁。续又经松筠奏请将庆成留于甘省带兵。亦已允准、因思庆成昨年在陕省带兵时。其获罪祇迟缓不前。较之勒保、明亮等之调度失宜。究属有闲。今勒保、明亮、业经朕分别加恩弃瑕录用。令往川陕帮办剿贼事宜。庆成现在甘省带兵。亦著加恩免其发遣。赏给蓝翎侍卫。以观后效。

  ○谕军机大臣等、陕省各州县团练乡勇。原以保护村庄。堵御贼匪。今率将游荡无业之人。滥厕其闲。安望其能认真出力。长麟现将向来病民陋毙。出示禁革。并明白晓谕令精壮粮户。抽丁团勇。责成各州县。每乡择一公正能事之人。作为乡总堡总。酌给顶带。论功升赏。俱属可行。至长麟迅赴平凉。于适中之地驻劄。筹备军火粮饷。而松筠又须前赴楚北。所有陕省粮饷军需。著台布回至汉中。实力筹办。其石泉等处窜匪。或酌派额勒亨额、柯藩、刘之仁、抽拨防江兵丁。前往协剿。陕西全省。专交台布办理。自王文雄以下。听其调遣。南防川。西防甘。不可不倍加奋勉也。将此各谕知之。

  ○辛卯。谕内阁、有人参奏近日有监生进京。过卢沟桥时。经管税监督之家人等、讹索钱文。及至广宁门、又被拦阻需索。该监生因所携钱文。已在卢沟桥用尽无可给予。不准进城。祇得绕至便门而便门人役。仍将该监生及行李、送至崇文门税务厅查验。经该厅将箱笼开看。并无应行上税之物。始肯放行。闻该监生本在广宁门内居住。因各处婪索。辗转绕道。以致守候两昼夜。方得到寓。又易州贸易之浙江人进京被税上索钱十余千。业经放行。复有家人从铺中走出。将该商用鞭拧住。遍身搜检。抢去该商替人携带银十数两。并肆意殴打。此二事经朕密为访问。竟与所参无异。上年各处关税。经朕将盈余银两酌加删减。原所以加惠行旅。体恤商民。立法之初。崇文门监督等尚能约束家人。随时查察。乃近日竟有此等讹索之事。京中如此。成何政体。必当严行查办。在监督等、俱系朕简派大臣。自不至有知情故纵之事。但委员及胥役家人等、日久滋毙。亦所不免。著交布彦达赉、即行传唤曾被讹索之监生、及贸易之浙江人。并拘集索钱抢银之税上家人等、当面质对。严办示惩。至讹索银钱家人。系正副监督何人所派。并著一并查明具奏。分别议处。

  ○以工部左侍郎汪承霈、为都察院左都御史。转工部右侍郎蒋曰纶、为左侍郎。

  ○壬辰。遣官祭黑龙潭昭灵沛泽龙王之神。玉泉山惠济慈佑龙王之神。

  ○谕内阁、魁伦奏审拟福宁前在旗鼓寨杀降一案。请将福宁发往新疆、自备资斧、效力赎罪等语。福宁在旗鼓寨诱杀已降之贼。致各处贼匪心怀疑惧。不肯投出。其罪甚重。本应照拟发遣。姑念福宁恐降贼不可深信。办理错谬。尚属有因。著加恩免其发遣。自备资斧。前赴额勒登保军营。作为兵丁。效力赎罪。

  ○谕军机大臣等、剿办教匪。已阅四年。尚未告竣。朕思此时若再欲添兵。其最得力者。自莫如黑龙江兵丁。但道路遥远。调派需时。且沿途供顿浩繁。而到营后既不能服习水土。又不能晓悉地利。及凯旋时送回原处。尤多糜费。是各省防御贼匪。与其远为徵调。自不如就近招募乡勇为便。在各该督抚之意。惟恐竣事后此项乡勇。无所归著。是以不敢多募。殊不知兵制虽有一定。而现在郧阳、五郎、西乡等处。业经定议添设营制。其余要隘处所。将来尚须添兵驻守。以资控制。即可于乡勇内分拨充补。特此再行通谕用兵省分各督抚。若尚须添兵。应于乡勇内酌为招募。勤加训练。俾成劲旅。再向来各军营遇贼打仗。总以绿营居前。令其冲锋接刃。而健锐火器二营。及东三省兵。俱在绿营之后。朕所素知。自添募乡勇后。则又令乡勇前敌。以撄贼锋。设遇挫衄。则绿营及满兵等相率先退。一得胜仗。则攘以为功。而首先陷阵之乡勇。转致不能邀赏。即如军营中节次打仗得胜。所保俱系满兵。绿营亦闲有保列。至于乡勇。则据实保奏者甚少。此实向来积毙行军之道。全在赏罚公平。方能鼓励戎行。争先效用。若任满兵、及绿营等、冒功请赏。而转使实在出力之乡勇。多有屈抑。何得为事理之平。伊等见无功者屡邀奖赏。而有功者转置不录。岂能使之用命。此后如再有乡勇出力。不行据实保奏、甚至将平日优待之人。冒名举荐。以及官兵等并未出力。攘他人之功以为己功者。并准乡勇自行首告。随时惩治。庶赏罚严明。乡勇等知所激劝。再军营纪律。必须整肃。闻官兵行走。往往搀前落后。即如额勒登保。前赴甘肃剿贼时。曾于途次遇见兵丁数人。竟因行走落后。托病逗遛。可见带兵官员。于所管兵丁。漫无约束。一路如此。他路可知。尤当申明号令。使之步武整齐。不得仍前懈弛贻误。致干重咎。将此传谕知之。

  ○又谕、魁伦奏称蓬溪城外。被贼焚烧。并见民工被害尸骸。此非魁伦疎防纵贼而何。魁伦既见贼众如此残害生灵。尤当竭力剿杀。乃毫无展布。转于狮子山驻劄株守。岂魁伦仅于沿途掩埋骸骨。即为办贼耶。似此迟留不进。是诚何心。朕看此股贼匪。其势蔓延。现据奏附近民人有被裹胁者。若迁延时日。则日聚日多。又安知不成大股贼匪。傥魁伦欲俟养成贼势。再行剿杀。以显其功。恐彼时贻误地方。罪难宽贷。当已早经拏问治罪矣。凛之慎之。将此谕令知之。

  ○又谕、竹溪之贼。经倭什布、派令总兵孙清元督剿。现从房县奔窜。欲趋郧境。而罗姓一股。又从陕境阑入竹溪石店河地方。该处卡隘。竟不足恃。以致兵勇伤损多名。倭什布所司何事。松筠到彼。即传旨将倭什布翎顶革去。仍令随营效力赎罪。倭什布系获罪之人。不得心存诿卸。应将贼匪情形。告知松筠。听其调派。松筠尤当飞催弘丰、王凯、带兵协剿。将此传谕知之。

  ○癸巳。谕内阁、新疆各回城。自乾隆二十四年平定后。即铸造乾隆通宝钱文。通行至今。敬思新疆二万余里。俱系皇考开拓抚定之区。国宝流行。所当万年敬守。现在阿克苏。请领祖钱式样。所有新疆等处地方。自应鼓铸嘉庆钱。以资行使。至乾隆钱。尤应永远通行。嗣后新疆地方。鼓铸乾隆钱二成。嘉庆钱八成。一体行用。万世子孙。敬谨遵循勿替。

  ○严诫督抚讳灾。又谕、向来各直省地方。闲遇水旱偏灾。各督抚等皆随时具奏、发帑赈恤。不使一夫失所。近因军务未竣。节次所拨帑项甚多。封疆大吏。遇有地方紧要之事。应行请帑者。或不免意存迁就。不敢直陈。以为晓事。即如前此云南盐井被淹。江兰讳灾不报、皆因惜费所致。此则于闾阎生计。殊有关系。地方水旱灾祲。事所恒有。惟在该督抚等、及早驰奏、蠲赈兼施。用苏民困。上年各省所报收成分数。虽未能一律上稔。而统计尚属丰收。此皆仰赖上苍鸿庇。朕心感谢之余。益加敬凛。即今岁旸雨应时。可期大有。然丰歉不齐。岂可常恃。傥有一乡一邑。偶被偏灾。而该督抚等因现办军务。匿不上闻。则小民饥困无依。或致别滋事端。是欲撙节帑项。而所费转多。现在内藏充盈。无虞支绌。该督抚等、务当仰体朕惠爱黎元痌瘝在抱之意。傥遇收成歉薄。旱潦成灾必须飞章入告。纤悉无隐。以便发帑赈济。若有讳饰。必当严办示惩。江兰即前车之鉴也。将此通谕知之。

  ○谕军机大臣等、本日刑部议覆、松筠审拟疑贼戕害、及乘机残杀、图财害命各案、分别治罪一摺。朕详加批阅。川楚良民。皆因贼匪滋扰。携眷逃避。陕省乡民。疑为贼党。立加戕害。情殊可惨。春闲并有不分起意。及下手伤重之人。概拟斩决者。已照部议。饬令该督另行讯明定拟。盖缘人命至重。朕于披阅秋审黄册。即一人一命。必将应行矜缓情实之处。详细酌核。务得情法之平。今乡民等将被难人民。肆行杀害。又以时涉仓猝或于昏夜。不能分别何人起意。含混定拟具奏、朕亦何从核其情节。分别重轻。则拟抵之人。又安能悉当乎。可见军事未蒇。百姓等不特遭贼茶毒。其被守卡乡民惨害者。不知凡几。及至定拟时。又未必情真罪当。几至废法难行。皆该各路领兵大员。不能速灭教匪之罪。特此再行通谕。伊等应上思朕之宵旰忧愁焦急。下念四省民生困苦颠连。务当激发天良。上紧剿办。及早蒇功。奠安黎庶。设再有迟延。则朕与军机大臣。及伊等之罪。日重一日上天必示警于朕。朕亦必重治领兵大员之罪。不可不各谨凛也。将此传谕各路领兵大员知之。

  ○旌表守正被戕广西博白县民李德辉妻唐氏。

  ○甲午。孝康章皇后忌辰。遣官祭孝陵。

  ○谕军机大臣等、贼匪窜至均州孙家湾、草店、滋扰。距襄阳甚近。该郡存兵无几。而倭什布尚在西路追剿。未能绕赴贼前迎击。明亮札催弘丰、王凯、迅速来襄。与朕节次催调之旨相符。自应如此办理。弘丰已于官兵内挑选五百名前赴襄阳。明亮即可带领剿贼。如尚需添派。即添调五百名亦可。但荆州满兵。并非劲旅。朕所素知。多派亦未得力。而弘丰镇守荆州。又不可无兵防守。明亮不如上紧添募乡勇。以资剿捕。再前曾谕令明亮赴川协剿。今楚匪紧要。明亮竟无庸前赴四川。著即在湖北率领官兵相机截剿。

  ○又谕、前日姜晟面奏、俟抵二竹后。再行酌调湖南官兵。今该处贼匪。业已扰近均州。若俟姜晟到彼檄调。未免缓不济急。著于接奉此旨后。即酌量湖南省何处可调。何营将领可用。加紧行文该省。或调一千名。或二千名。前赴湖北军营剿办贼匪。

  ○又谕、邵家坝漫工。不能堵筑完竣。固属现在河臣办理不善。但既合复开。恐该处河身。必久有受病之处。或系引河淤塞。未能疏浚深通。吸引大溜。或系下游高仰。水势不能顺流畅达。以致堵合稽时。此则历任河员。均不得辞其咎。从前如李奉翰。苏凌阿。均有管理河务之责。平日漫不经心。如何贻误。及历任河道等、办理疎懈之处。俱著吴璥查明参奏。并将河道如何受病。不能堵合情形。据实具奏。

  ○又谕、吉庆等奏、洋匪陈得昇、经渔户宋新漋等、遵谕出海招安。即率领夥众眷口二百余人。并船只器械等物。恳恩投首。吉庆等自应俟陈得昇进港后。查询明确。分别递籍安插。严加约束。盗首陈得昇。著照所请赏给外委顶带。留于该处。令其招徕余匪。仍遵照前旨。严禁胥吏等、不得因陈得昇等曾为盗匪。有意勒索。或致别生事端。将此谕令知之。

  ○乙未。遣官祭昭忠祠。

  ○谕内阁、上年将关税盈余酌加裁减。原以体恤行旅加惠商民。在各关监督等、自当体朕恤商惠民之意。不敢于正税之外。复有勒索扰累之事。而所派之巡役家人等、难保无肆意苛求。藉稽查税务之名。妄行勒掯情毙。现在卢沟桥广宁门经管税局人役。竟有讹索过往行人银钱等事。业经分别惩治。辇毂之下尚敢如此其余各直省关税。种种积毙。不问可知该监督等所管税口。不止一处于稽查税务一节不能不另派胥役家人等、分任其事。务当谆切晓谕、不许例外讹索。仍应时加查访。严行管束。以绝毙端。嗣后京外各关税局除随时密访外。或别经告发。或被人指参。如再有讹索饭钱。扰累商旅等事。不独将所派之巡役家人等、从重治罪。并将各关监督。一体严办示惩。不稍宽贷。将此通谕知之。

  ○谕军机大臣等、此次兵勇赶上贼匪。追杀三十余里。歼毙三四百人。生擒一百余人。似属得手。讵贼匪数千。突出冲截。朱射斗落马被伤阵亡。将弁兵丁。俱有损折。览奏实深轸惜。此次挫失。实由贼多兵少。并非打仗不力。官兵一挫之后。未免稍阻锐气。自不必复事穷追。魁伦惟当于潼河一带。严密堵御。以遏贼匪奔窜成都之路。至七十五既因足疾不能骑马。而鲜大川一股。现在川陕楚交界屯聚。伊所带兵力亦属无多。即令仍在原处堵御。不必调赴川西。现在川省督兵。祇有魁伦一人。目前官兵偶有挫失。正须持以镇定。慰问伤亡。休息士卒。以冀军威再振。魁伦当坚持定见。料理军务。不可心忙意乱。转致有误事机也。将此谕令知之。

  ○又谕、嘉陵江西岸繁庶之区贼匪久经窥伺。自额勒登保。德楞泰。俱离川省。以致贼匪抢渡西窜。魁伦行走迟缓。又未妥为调度。在蓬溪屯劄。仅派朱射斗等、往文井场追剿。众寡不敌。阵亡官员兵勇如此之多。是额勒登保、德楞泰、率行赴甘。俱有应得之罪。现在甘省窜匪。有额勒登保、那彦成、在彼督剿。又有广厚、吉兰泰、庆成等、带领甘凉兵数千协剿。德楞泰、应即迅速由阶文一带。过白水江。径赴川西。帮同魁伦剿办。所有川西之贼。责成德楞泰、魁伦、勒保、三人并力同心。迅速截剿。将此各传谕知之。

  ○又谕、川西尚须兵力接济。著常明再于各营内抽拨精兵二千名。并拣选曾经行阵之将。分起管带。接续前赴川省。勿稍延缓。

  ○又谕、据魁伦奏、朱射斗在蓬溪剿贼。被埋伏之贼突起。以致失利。推原其故。贼匪狡诈百出。凡遇官兵迎截。先令裹胁难民。及老弱在前。精锐在后。我兵鼓勇直前。将老弱之贼剿杀。又分别抚恤裹胁难民。及至遇贼精锐。而我兵一鼓作气之势已过。贼匪得以肆行抗拒。官兵转致失利。嗣后领兵各员。截剿贼匪时。其在前老弱。及裹胁民人。听其奔窜。不必迎剿。总须专注贼匪精锐。及马队之贼。奋力冲击。方可得手。又贼匪奸计。往往一面迎击官兵。一面分股抄出官兵后路。突入营盘。并于山径丛杂之处。故为奔逃。引诱我兵追蹑深入。而贼匪或于山沟内多为埋伏。我兵猝不及防。为贼掩袭。以致损折。著各路领兵大员。留心慎重。豫操胜算。以期所向克捷为要。将此谕令知之。

  ○以广东巡抚陆有仁、为工部右侍郎。盛京刑部侍郎瑚图礼、为广东巡抚。调盛京户部侍郎瑚图灵阿、为盛京刑部侍郎。盛京兵部侍郎成书、为盛京户部侍郎。以通政使司通政使穆克登额、为盛京兵部侍郎。兼管奉天府府尹事。

  ○以四川候补总兵官刘之仁、为川北镇总兵官。

  ○广西太平府佶伦州土知州冯峻柱、因病告替。以其子廷琚、袭职。

  ○拨部库银一百万两。解往陕西。以备军需。

  ○丙申。谕军机大臣等、各路军营。除勇健可用各兵外。其随征疲乏。及老病残伤。留于各该地方调养者甚多。即如魁伦现赴川西。系将各路拨回达州养伤养病之兵。挑拨应用而额勒登保。亦曾经奏及前锋伍灵阿。甲兵长云保等、因病留养广元。病痊后、仍托故逗遛。并不赴营。是其明证。此等废残老病之兵。既不能打仗杀贼。而留养该处。又需给与口粮。徒滋糜费。额勒登保应先将附近营分。查明裁彻奏闻。其余较远各路。即行文该领兵官员。详查实数。一体办理。额勒登保再行通盘筹画。将此次添调湖南。贵州。两广等省新兵。分别派拨。俾各路皆为劲旅。此等疲病兵丁。亦自乐于回营。此时及早彻归。俾其调养平复。仍可于本营当差。岂不两有裨益乎。将此传谕知之。

  ○丁酉。谕军机大臣等、伯麟奏、山西省各营兵丁。俱挑补足额。现在陕匪尚未剿净。著伯麟即抽拨精兵数千名。拣派将弁管领。驻劄蒲河一带地方。听候谕旨派往何处。即便就近起程。该处离省较近。此项生力兵丁。暂住沿河晋省边界。亦足藉资保障也。

  ○以故广西向武州土知州黄坤宁子锡曾袭职。

  ○戊戌。谕内阁、朕惟崇俭黜奢。治道所尚。朕素喜俭朴。乃出于天性。一切起居服御。不肯稍事纷靡。仪亲王永璇等、素所深知乾隆四十年以前。书房中每遇年节馈岁等事。于师傅及诸昆弟等、偶有备物将意之处。不过如意荷包食物。此往彼来。互相酬答。从未有以陈设玩器相持赠者。迨近年以来。不免踵事增华。沾染习俗。闲有陈设之物。朕已深为憎厌。总由习尚浮侈。外省官员。养廉丰厚。又三节两生日。得受属员规礼。惟以华靡相高。遂致吏治难以整顿。至在京官员。得项本属有限。亦复转相仿效。渐事奢靡。又藉口于俸入较薄。日用不敷。最为陋习。是以朕于亲政之初。节经降旨停止贡献。禁绝苞苴。以期还淳返朴。复我满洲敦庞风气。使旗民人等、咸知节俭。庶生计日臻宽裕。训谕再三。至为严切。乃本日肃亲王永锡、因三阿哥于本月十八日上学。备进玉器陈设等物。并不奏明。辄令伊本府太监。转交皇后饭房太监递进。实大不是。向来皇子上学。外廷臣工本不应与闻。即朕兄弟子侄从前入学读书。廷臣亦初不知有其事。如仪亲王永璇、成亲王永瑆、庆郡王永璘、定亲王绵恩等均系近支。因曾在上书房读书。备物致送。亦祇系笔墨等件。并无玉器。若永锡祇系远派宗藩。三阿哥上学。与彼何涉。若伊先行陈奏朕必不准其呈递。又况所进之物。内中并有玉器陈设等件。乃并不奏明。私遣太监递送至皇后饭房。更属冒昧。永锡自因恭阿拉之女。系属伊媳。欲因此牵涉瓜葛。在朕前尝试。伊即与恭阿拉谊属姻亲。互相往来。原所不禁。与朕同皇后何涉。岂得因此而干及内廷皇子乎。其心不可问矣。前此庆郡王永璘、于颖贵太妃七十寿辰。备物申祝。因其未经先行奏明。辄令护卫太监擅自呈递。是以将永璘退出乾清门。并交宗人府议处。但永璘本系内廷王子。又因幼蒙颖贵太妃抚养。呈递寿仪。理所宜然。所欠者未奏耳。今永锡迥非永璘可比。乃似此妄行呈递。其罪更重于永璘百倍。且永锡管理圆明园八旗事务。诸事高兴。擅将宏雅园私行居住。现在二十七月内。朕尚不诣圆明园。而永锡转将官园私住。有是理乎。永锡种种不合。著将所管镶蓝旗汉军都统、及管理圆明园八旗事务。俱行革退。仍交宗人府议处。伊子敬敏、著革去副都统散秩大臣。敬叙、革去额外散秩大臣。俱在闲散王公上当差。稍示内外之限制。至内外臣工。此后如尚有不知谨饬。仍前以陈设玩好、私相馈送者。一经察出。必重治其罪。决不姑贷。将此通谕王公内外满汉大臣等、一体凛遵。并著传集各亲王郡王。将永锡所进物件。当面掷还。

  ○谕军机大臣等姜晟奏抽调兵一千名。驰赴襄郧一带该处现有贼匪滋扰。姜晟宜加宪持重。惟当与松筠。明亮。相机筹酌。傥尚需兵力。姜晟仍于湖南各营。再调一千名。前赴湖北。以资剿办。将此传谕知之。

  ○参赞大臣那彦成奏追剿秀金山贼匪。得旨嘉奖。授副都统扎克塔尔、为镶白旗护军统领。副都统衔纶布春、为镶黄旗蒙古副都统。副都统衔桑吉斯塔尔为正蓝旗蒙古副都统。擢领催常安、为蓝翎侍卫。赏兵丁一月钱粮。

  ○以镶白旗护军统领永臶、为镶蓝旗汉军都统。以呼伦贝尔总管岱森保、为镶黄旗汉军副都统。

  ○调正蓝旗蒙古副都统托津、为正红旗满洲副都统。镶黄旗汉军副都统文宁、为正蓝旗满洲副都统。

  ○以正白旗汉军副都统明兴、为吐鲁番领队大臣。参赞大臣德楞泰、为正白旗汉军副都统。

责任编辑:晓雁 

分享到: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




上一篇:洋人眼里的美妃:清代绝色皇后真实画像(组图)
下一篇:嘉庆朝实录卷之四十四